搬到华家池的日子

又有一段时间没来更新了,本来刚搬到华家池的时候想来写点东西的,不过那时候寝室还不能上网,又挺忙的,也就耽搁下来了,现在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刚好也没什么事,于是就上来写写~呵呵搬到华家池是3月1号的事了,一个星期还多了一天已经。刚过来的时候最不爽的地方就是寝室太差了,连我们高中的寝室都比现在住的地方要好。已经习惯了在zjg时候寝室为家的日子,现在搬到这么个一无所有的寝室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所以好多东西还继续留在zjg,还好我那边的床位还在的。几个室友都很好的,两个本来就是我们学院的,虽然原来不是一个寝室但也很熟悉了,还有一个苏州大学过来的,同个实验室,也就都很快熟悉了。室友是比寝室条件更重要的环境因素,所有有好的室友还是很不错的。倒霉的事还是有的,在搬到华家池的第二天晚上我就生病了,上吐下泻的,那天白天人还好好的,吃过晚饭后就开始不行了,不知道吃的哪个东西害了我,我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晚饭前喝的那一瓶牛奶了,是下午刚才超市买来的一箱牛奶旁边附送的一袋。。于是留下了心理阴影,箱子里的牛奶现在也还不太敢喝。更倒霉的是我根本没把病历卡一起带过来,没有病历卡怎么去校医院看病啊,于是我第二天就在床上躺了一天,小猪那天刚好回zjg,于是让他帮我带过来,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到了之后他载我去校医院,到了医院门口看到看门的大妈刚好在关门,于是无语,这里没有晚上的急诊,于是只好去浙一了,我不想再忍一个晚上了,不想再让痛苦的感觉再继续折磨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吹着晚间的凉风,身体好像好了许多,没有那么难受了~yeah~在浙一居然碰到了老周和贵宝他们,原来老周发烧了,不相信校医院的医生,打老远的车跑到浙一来了,于是在等验血结果的时间里就一起聊天了,不过老周是在发热门诊那边挂吊针,我后来是在普通的输液室,也就不能再一起聊了,小猪在这边陪我聊。首先给我插针的是一个实习护士,温州医学院大四的学生还,没插好,害得我还得被扎一次,她老师过来一插就好,还一点不疼,姜还是老的辣啊。于是然后这样,把一大瓶和一小瓶盐水挂完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过半了,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半夜了,室友们已经睡下了不过还没睡着。我爬上床就睡下了,希望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没事了吧。第二天不舒服的感觉基本没了,就是没有食欲,再过了二天,又活蹦乱跳了,哈哈。在实验室的时候跟着大颂师兄做事,大颂是个大家都表扬的好师兄哦,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实验室的其他师兄也都很好相处,在实验室的感觉很好,呵呵。不过这些天在实验室还没做什么实验,就跑了一次RT-PCR,一次电泳,还有一次real-time PCR,就是这次real-time PCR的时候那个仪器出问题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无法做实验,要等到仪器好了也能继续做下去,也许我该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看看文献。现在我们三楼系统生物学平台的一群人都在二楼活动室外的乒乓桌上打球,戏称为三楼内部循环赛,下次院里比赛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拿个奖牌回来,哈哈。

转载请注明,出自:[丁丁博客]搬到华家池的日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Fatal error: Cannot assign by reference to overloaded object in /home/dolphing/dingding.biz/wp-content/themes/garland-revisited/comments.php on line 25